邮箱登录 English

时评

周士新在《新民晚报》“深海区”公众号撰文,谈菲律宾两大家族斗争

周士新    来源:深海区

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始终如一,并不因菲政权变化而改变。中国希望中菲关系能趋向稳定,最大程度地免受外界干扰。只有这样,南海局势才可能趋向持久和平。

619日,菲律宾前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女儿、现任副总统萨拉·杜特尔特-卡皮奥辞去教育部长和反叛乱工作组副主席职务,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立刻批准了辞呈。

萨拉彻底退出小马科斯政府内阁,标志着菲律宾执政的团结联盟正式走向决裂。菲律宾杜特尔特和马科斯两大家族之间的斗争将开启菲律宾国内政治版图的重构阶段。

过去两年双方关系急转直下

2022年菲律宾大选前夕,萨拉在小马科斯姐姐伊美的劝说下,与小马科斯强强搭档,最终赢得了副总统的位置。

然而,在过去两年里,双方关系,甚至是两大家族的关系急转直下。

0705-4.jpg

小马科斯与杜特尔特。图源:GJ

2023年2月,在小马科斯总统的默许甚至教唆下,他的表弟、担任众议院议长的马丁·罗穆尔德兹推动菲律宾众议院启动修宪审议工作。有分析普遍认为,小马科斯此举其实是为改变政治制度和取消任期限制,进一步增强马科斯家族的政治统治力。对此,杜特尔特坚决反对。

此外,小马科斯总统指示马丁通过众议院程序打压任何可能挑战或反对他的政治力量。例如,找借口削减萨拉负责的两个机构的资金,有意利用国际刑事法院对杜特尔特的禁毒战争调查,削弱杜特尔特家族的政治威信和宣传力。

当然,两大家族的最大分歧点还是如何处理菲律宾同美国的关系上。小马科斯在竞选期间强调会延续杜特尔特执政时期的政策,其执政初期也确实在中美间保持着比较平衡务实的政策。但2023年之后,小马科斯不断倒向美国,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纠缠,对中菲关系造成了极其负面的影响。这对杜特尔特家族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两大家族未来斗争可能加剧

虽然还没有宣布将成为反对派,但莎拉表示,她的父亲和两个兄弟打算参加20255月举行的中期选举,竞选参议员,明显已经在做准备此外,她的弟弟塞巴斯蒂安还计划在2028年竞选总统。如果杜特尔特家族如愿以偿,可能改写菲律宾政治版图,甚至会阻止修改宪法及国际刑事法院调查。

萨拉在与小马科斯合作竞选期间,仍旧担任着自己创建的变革联盟党领导人,为问鼎国家政权保留机会。从未来一段时间来看,亲杜特尔特家族的政治力量必然会聚集力量,为接下来的中期选举和大选做准备。毕竟,杜特尔特在担任总统时期还是积累了较高的人脉和人气。而萨拉在民众中的受欢迎度也一直高于小马科斯。

从趋势上看,杜特尔特家族可能最终成为菲律宾最有权势的反对派之一,对小马科斯政府进行严格监督,提出批评。此前曾被众议院降为普通众议员的前总统格洛丽亚·阿罗约也可能加入其中,约束小马科斯政府,促使菲律宾内政外交不至于出现太大偏颇。

当然,作为菲现任总统的小马科斯依然具有较多优势,可能推出一些有利于自身形象提升的政策,甚至为修改宪法做铺垫。此外,其团队可能会同意国际刑事法院审查杜特尔特的禁毒战争,允许国会审查萨拉的履职情况,损毁杜特尔特家族政治形象。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这两场选举必然相当激烈,其最终结果也很难判定。中期选举会放大小马科斯政府执政的一些失误,甚至失败之处,让菲律宾民众彻底对小马科斯失去信心。杜特尔特家族的政治影响力在这一过程中会有所增强,削弱小马科斯执政基础。

此外,随着两大家族分道扬镳,菲律宾国内南北政治也将再次呈现出分裂的态势。

中国希望中菲关系趋于稳定

值得关注的是,菲律宾两大家族关系破裂与中菲关系转变几乎是同步演进的,部分反映了双方决裂的过程。杜特尔特家族虽在达沃市深耕多年,但其政治资本更多的是与政绩紧密结合。而作为传统政治家族的马科斯家族,则更看重与其他政治势力的竞争与合作。可以说,杜特尔特家族更加务实,将与中国发展更为紧密的经贸关系视为优先战略选择,而马科斯家族则更看重家族的利益得失。

0705-5.jpg
5月16日,中国海警局赤瓜舰执法员在菲律宾非法“坐滩”军舰附近巡查。图源:新华社

从趋势上看,无论是两大家族争斗态势和结果如何,首先受到伤害的是菲律宾自身。从阿罗约、阿基诺三世、杜特尔特到目前的小马科斯政府,菲律宾内政外交的摇摆令中菲关系上下起伏,导致双方难以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政治互信。应该说,扭转当下极端亲美反华的态势,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才真的符合菲律宾利益。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立场与菲律宾政局变化没有必然的关系。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始终如一,并不因菲政权变化而改变。中国希望中菲关系能趋向稳定,最大程度地免受外界干扰。只有这样,南海局势才可能趋向持久和平。